编辑部电话

(010)67559332

            67559331

            67559569

传真:(010)67559332/67559331

通讯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11号《法律适用》编辑部

访问量:93884

编辑提示:“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十九大报告明确表示出了反腐的决心及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众所周知,腐败集中体现在职务犯罪中的贪污贿赂行为上,不仅侵犯了职务的廉洁性,还会对国家及社会造成巨大的损失。然而,司法实践中对贪污受贿的司法认定却并不是“看上去很美”,种种争端不一而足。如关于贪污贿赂犯罪司法解释中国家工作人员和特定关系人共同犯罪的定性、贪贿犯罪所造成的物质及非物质损失的认定、受贿犯罪情节犯属性的理论纷争以及新通过的《监察法》主体在行使权力时如何与司法审判程序有效对接等问题都有深入研究的必要。本期策划组织的几篇文章既有来自理论界的争鸣,也有直面现象的实务部门的参与。期待有更多的作者及读者加入,为问题的澄清提供自己的智识成果。

 

1.论受贿罪加重情节的地位及其解释立场

作者:蔡道通,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研究员,江苏高校区域法治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摘 要 立足于立法与司法解释,就数额与情节的关系而言,受贿犯罪有两种基本的类型:单纯的数额犯与数额加情节犯,情节犯仍然具有对数额的从属性地位,对于情节犯,数额的基础性地位不能动摇。数额犯与数额加情节犯具有同样的刑法后果,为了保持罪刑相适应原则的贯彻,八种情节之间应当具有大致相当、大致等价的性质与后果,才能对情节进行入罪或者法定刑升格的解释。按照不得违背禁止重复评价的法理,对于情节,不能同时作为定罪情节和量刑情节反复进行评价,无论对于数罪认定还是法定加重情节的理解,都是如此。终身监禁的司法适用应当在死刑立即执行的替代刑意义上解释与理解才是合理的。

关键词 受贿罪 受贿情节 情节加重 禁止重复评价

 

2.《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的适用困境与出路

作者:何俊,上海日盈律师事务所,华东政法大学刑事法学研究院。

摘 要 贪污贿赂犯罪司法解释第16条第2款的适用面临着国家工作人员和特定关系人是否构成共同犯罪、国家工作人员和特定关系人行为如何定性等问题。从条文内容来看,以国家工作人员事后“知道”之态度认定受贿故意说明该规定是对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故意的刑事推定。在规定性质上,贪污贿赂犯罪司法解释未涉及具体行为定性,故是注意规定而非法律拟制。在具体行为定性上,存在单独犯罪、共同犯罪、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等观点。这些观点或多或少抵牾某些刑法原则或规定,有违罪刑法定原则、背离立法原意之嫌。通过区分国家工作人员“知道”的消息来源进行不同评价既能克服共同犯罪不存在意思联络的阻碍也可避免违背罪刑法定原则、责任自负原理的诟病。

关键词 受贿罪 共犯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刑事推定 注意规定

 

3.新形态贿赂犯罪疑难问题探讨

作者:白洁,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后,国家检察官学院博士后。

摘 要 司法实践中,贿赂犯罪出现了一系列新的特点和表现形式,主要表现为涉案金额大,要案增多;共犯现象突出;犯罪手段隐蔽化,对抗性增加;多种犯罪交织,社会危害性大;涉外犯罪案件上升,境外潜逃增多等等。与此同时,新型、隐蔽的犯罪行为模式不断出现,典型的权钱交易模式大幅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新型受贿犯罪行为模式。表现有交易型受贿行为、干股型受贿行为、合作投资型受贿行为、委托理财型受贿行为、以赌博形式受贿行为、“挂名”取酬型受贿行为等等,对这些司法实践中高发的犯罪行为模式的认定问题,应当结合贿赂犯罪的侵害法益具体分析认定。

关键词 贿赂犯罪 行为模式 司法认定

 

4.职务犯罪审判与国家监察工作有机衔接的若干建议

作者:郭慧,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助理审判员,法学硕士;牛克乾,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党委专职党务干部,法学博士。

摘 要 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背景下,职务犯罪案件审判与国家监察工作如何实现有效衔接,使集中统一高效的反腐败法律制度落到实处,是当前理论界和实务界关注的焦点问题。本文结合司法实践提出了职务犯罪审判工作与监察工作有效衔接的若干建议。

关键词 监察体制改革 职务犯罪审判 工作衔接 建议